毕业没有公司要,死在招聘会上不如死在创业路上?

儿童节一过,毕业这件事就像台风过境一样势不可挡。又是一年毕(shi)业季,各位老学长、新职人,你们过得还好吗?

毕业没有公司要,死在招聘会上不如死在创业路上?

最难就业季,“将就”才是最佳就业方式

夏季闷热,聒噪的不只蝉鸣,更有应届生们回荡在整片天空的求职心声:挤进招聘会才知道自己在社会没有立足之地,简历沉了一批又一批,面试官见了一位又一位,宝宝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又一地。

 

就业季年年就业难,可每年就业季过后,多数毕业生终归能坐实下一个锚点,真正死守待业的毕竟不是主流。求职时哭喊找不到工作的同学们,终于时来运转称心如意的也有,但更多人选择了把愿景挪后,向现实低头:转战低生活成本城市、勉强接受无感工作、降低薪资要求……“将就”的方式千千万万,总有一款适合年轻人。

 

除却上述这些,还有一种“将就”,听上去一点也不将就:创业。

 

教育成果需要“变现”,时间不够休学来凑

2015年5月,国家层面专门发布促进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文件。一年来,全国20多个省份出台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方案,明确支持实施弹性学制,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。政策热情鼓励在前,学生积极响应在后,毕业创业来不及,还有休学创业支持你,似乎有无声的号令在催促学生尽快将知能“变现”,让教育二字结出看得见的成果。

 

5月28日,在首都经贸大学,“创青春”首都大学生创业大赛刚刚落下帷幕。每一年,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举办着,企业家被高校论坛邀请着,创业课程在教学体系里增添着,“大学生创业”人见人爱,被倾注了极大的热情。

 

大学生创业接地气,以收入论英雄不问行业

2015年,智联招聘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:在大学生创业项目中,最流行的是“送外卖”“卖水果”“做餐饮”。这些行业有着共同的特点:技术含量低、含金量低,门槛低过地平线。

 

有人忍不住吐槽:怎么说也是在书山学海里熬了十几个年头的知识人群,敢不敢更有想象力一点?这个人很快被口水淹死:“技术含量低怎么了?含金量低怎么了?诚实劳动合法经营,我就问你怎么了?职业无贵贱!”

 

推小车卖烤鱿鱼月入过万,还不秒杀苦哈哈的办公室菜鸟?对于要钱还是要“体面”,大学生们普遍妥协得既痛快又自觉。

 

北大猪肉贩语出悲凉,大学生创业定位何在

职业无贵贱,但术业有专攻。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陆步轩被失意者消费了十几年,2013年他受邀回到母校演讲,开口就露出一阵悲凉:“我是给咱们学校,给母校抹了黑、丢了脸的人。”

 

柴静采访他时,质疑他贬低了卖猪肉这个行业的尊严,把劳动者分成了某些等级。陆步轩坦言:“受过高等教育,尤其是北大这种高等教育,来从事这种大家看来比较低级的工作,就是反差比较大。”

 

最高的学府,顶级的教育资源供给你,是希望你培养出常人不具备的本领,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。难道国家教育大学生到最后,很乐见他们享用完高等教育资源,再回来向低学历群体分一杯羹?

 

必须说明的是,创业的大学生中,也有以学识取胜,在高技术含量傲视群雄者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高精尖人才,即便不创业,想必也不会身陷“求职难”他们创业创得有多牛,对于就业形势其实影响不大,无非是从抢一群人的饭碗,变成抢另一群人的饭碗,反正他们本就雄踞食物链顶端。

 

创业不是求职的“备胎”,盲目创业小心求生变“作死”

在某种意义上,大学生创业活像蛮荒时期被吹上天际的P2P,高收益的案例轮番轰炸,往往令投资者忘记了风险,风险,风险。根据大学毕业生就业报告,大学生自主创业比例已经从2010届的0.9%已经上涨到6.3%,翻了7倍。

 

根据《中国企业报》报道,中国大学生创业成功率在1%左右。

 

根据针对2011届毕业生的就业调查报告,毕业就创业的人群中,三年后即有超过一半的人失败放弃。虽然“大众创新,万众创业”的号召声声在耳,大学生创业成功案例不时见诸报端,虽然近年来,大学生创业人数虽然不断攀升,但是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并未水涨船高。

 

虽然严峻的就业形势、大力的政策支持、火热的舆论氛围,合力把不少大学生推向了创业地带,但选择自主创业,绝不意味着就选择了一条更轻松的道路。在招聘会上碎过的玻璃心,注定要在就业路上再碎无数遍。因为创业成功的高回报,本就是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

 

一方面,大学生由于缺乏实践,涉世尚浅,在创业起跑线上不占优势,一旦失败,也将更加寸步难行;另一方面,年轻人的思维自由发散,创意点子天马行空,加上政策扶持,真正具备创业能力的大学生大可一展拳脚。

 

无论如何,请勿低估创业市场的风险,更不要让创业成为求职的“备胎”。如若求职遇挫就盲目创业,恐怕期待“盘活”却会招致“速死”,最终走不上神坛,却做了祭品。